画一只丑鸟曾拍出25万元的叶永青,被指长期抄

画一只丑鸟曾拍出25万元的叶永青,被指长期抄

时间:2020-02-12 05:2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的季节即将到来了,各位看官们你们好,很高兴又准时和大家见面了,最近的天气逐渐暖和起来了,眼中的绿色也逐渐多起来了,周末的时候小编出去走走看看满眼绿油油的稻田,心情真的也随着好了起来,一春又一春,一年复一年,希望大家每一个春天都有最新的收获,好了下面随小编来看正文吧。

  叶永青出生于云南昆明,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现任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曾在北京、上海、新加坡、英国伦敦、德国慕尼黑、德国奥格斯堡、美国西雅图等地举办个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艺术机构收藏。他创作于2001年的布面油画《鸟》,曾经于2010年在瀚海秋季拍卖会上以25万元成交。之后,他的画作一路走高。

  叶永青作品《鸟》

  比利时画家和雕塑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通过网络发布了他的质疑。网传,克里斯蒂安·西尔万被朋友告知,在画廊里看到他的作品,却不是画得最好的。他随后调查后发现,在叶永青作品中,可以看到“鸟,巢,笼子,红十字架,飞机......一切都在那里!除了我的名字,否则看起来根本就是一样的!”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和他的作品

  叶帅的作品,完全是西尔万的风格

  在雅昌网叶永青个人空间的作品展示里可以看到,1994年至1999年有多件作品涉嫌与此有关。该网站还发布过其2017年的《飞鸟集》、2015年《黑树干》等也有比利时艺术家在质疑中提到的元素和布局。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向媒体表示他自己的一幅画最多能出售6000欧元,但是叶永青的类似作品会卖到100倍以上的价格。最近一次叶永青在克里斯拍卖行上的画作,最终以60万欧元成交。

  来看这些作品对比图。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AU JARDIN DU SOMMEIL D'AMOUR

  Acrylic, letters, jute, paper and Indian ink on canvas; 200 x 120; titled, signed and dated at the bottom left: C. Silvain 1989.

  叶帅,1995年作 环保日 布面综合材料,190×160cm,有签名日期

  浙商拍卖2008春拍112万

  出版:《世纪之门——中国艺术邀请展作品选1979—1999》图版第77页;

  《二十世纪中国油画展》(广西美术出版社,2000)图版第247页;

  《江苏画刊》1995年11月刊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PARINAUD ANDRE, Christian Silvain,画廊中心,Paris (F), 1990(可能为但是画展的海报)

  叶帅,Birthday Memories, 190X150cm, Mixed Media on Canvas,1994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PLUS HAUT,Acrylic on paper on cloth; 75 x 75; titled, signed and dated at the bottom right: C. Silvain 1989.

  叶帅,无题,160×140cm,1994年作,有签名和日期,中国嘉德2018春拍82.8万

  叶帅,1994年作 城市和鸟笼子 综合材料 画布,89.8×99.6cm

  香港佳士得2007秋拍38.4万

  出版:1996年 《叶xx:文人眼底的中国》艺达作坊 新加坡 第38页 (图版)

  叶帅,1994年作生活在幸福中 布面综合材料,有签名日期

  2007年香港苏富比26.4万

  2011年北京诚轩秋拍34.5万

  《叶Xx画集---文人眼底的中国》,艺达作坊,新加坡,1996年5月,第37页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AU JARDIN DU SOMMEIL D'AMOUR,Acrylic, letters, jute, paper and Indian ink on canvas; 100 x 120; titled, signed and dated at the bottom left:1988.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UN ENFANT FUNAMBULE,Acrylic, collages, stucco and Indian ink on canvas; 120 x 100; titled, signed and dated at the bottom left: C. Silvain 12/1988.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TOUS LES ENFANTS PORTAIENT UN , 1989–1989,Sale Date: February 20, 1990,Auction Closed

  叶帅,1994年作涂鸦系列:小妹妹-今日没功课,90×90cm 综合媒材 画布,左下有签名和日期

  2008香港佳士得秋拍16.5万

  2014年新加坡33拍卖行(33 AUCTION PTE LTD)拍卖价:48.8万

  网传,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向艺术品经销商、认识他的画廊提出这个问题,并联系了他的德国同行SABAM,要求他们禁止拍卖叶永青的画。但对方表示很难做到。“一个大型拍卖会的欧洲负责人表示,他们理解我的挫败感,但叶永青的画真的卖得好,达到惊人的高价!”

  对此,记者也询问了业内人士看法。震惊,是大家普遍的感受。同时有人指出,早年由于信息交流不畅,确实存在这种抄袭的可能性。“去国外游历时,若是购买到非常小众的作品画册,国内同行中,其他人都没有见过,就是抄了,别人也不知道。”

  左:叶xx作品,右:比利时画家作品

  左:叶xx作品,右:比利时画家作品

  左:叶xx作品,右:比利时画家作品

  此事爆出后,网友“yunke”留言:“这次这个100%没的说了,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当你重新从根子上看清一个人的时候,很痛心。”网友CX留言“可是连现在考前班都是在这么教的,去套别人的构图,里面的内同和颜色要变一些,这样就成了一幅自己的稿子了。”

  关于艺术作品抄袭,若最终被查证属实,抄袭者将付出巨大代价。

  2015年,东京奥运会“会徽抄袭门”就曾掀起轩然大波。2015年7月,东京奥林匹克组织委员会宣布采用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的设计作为2020年奥运会会徽,然而,会徽刚公布不久,这份设计就被指责涉嫌抄袭比利时一间剧院的标志。虽然佐野本人始终否认抄袭他人作品,但组委会还是以“继续使用该设计无法让公众信服”为由,在同年9月宣布撤换会徽。这位设计师也被其任职学校停职,甚至学校里还为他举办“生前葬礼”,使其“被死亡”。

  附:

  2006年,叶永青曾就其作品《鸟》拍出高价,接受本报记者路艳霞书面采访,下方为部分访问内容:

  记者:《鸟》以25万元拍卖价成交,在网上引起热议,这个价格在您意料之中吗?您在意这个价格吗?

  叶永青:这些作品都是早年在画廊中卖出,后流到拍卖场,平均每年都会有几十件,价格各有高低,但已和我没有多少关系,因而我不太关心。就这件作品而言,与同类作品相比(尺寸、题材、年代)25万元并不算高,恭喜这位买家,不知是谁,我想他应该高兴,毕竟有如此高的“关注度”,呵呵。

  记者:您在该作中是有意以简单潦草的笔触来表现的吗?是想表达什么内在的情致?对现实有什么反观吗?

  叶永青:我创作这批画的方法是,先在纸上随意勾勒出看似轻松的图形,再放大到画布上,并强调其中各种细节。其实这样简单潦草的线条和图示是以最精致和繁复理性的手法绘出的,看似很快速的涂鸦费工费时,需要漫长耐心的工作周期去完成。这一点,恐怕只能在原作中感受得到,这种违反常态的工作方式的目的,就是希望涉及和“挑衅”通常人们对于绘画的普通认知和习惯了的常识。一般来说,社会公众将画家看作掌握和拥有某种技能或权利的特殊的人,技艺高超和惟妙惟肖是一般人群评判艺术高下的思维模式,而普通人被排除在艺术之外。如果我想以最精细的描摹手段去重现那些随便、潦草、业余或如同儿童般稚拙的涂鸦式的图像,其效果当然是荒诞和反讽的。另外,我个人一贯偏爱画面中有一种素华的美,这是中国文化自北宋以来审美中最令人感佩的一脉:朴素、优雅和华丽。可惜,今天在我们的时代已经荡然无存了。

  记者:有网友说,当代艺术让人看不懂,摸不着头脑,对此您怎么看?您希望您的作品与观众产生怎样的互动?

  叶永青:当代艺术是提出疑问的艺术,艺术家的角色就是提供出某种“不习惯”的想法和方式。就是要通过艺术告诉人们:人生和艺术不过是一场很有趣的游戏,人人都可以参与,不止属于某一部分人群、阶层所专有。如果可以有一种方式,能够通过对一张画的评价,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想法,并分享他人的观点,这个世界才会变得如此亲切。我想,这也是互联网为我们提供的一场无障碍和开放性的游戏,尤其是在一个没有当代美术馆和当代艺术公共教育系统的国度。

  记者:目前正在创造什么作品,笨鸟的创作思路还会延续下去吗?

  叶永青:我正在准备明年1月的重庆个展,这是一个关于我所经历的时代和地方20年艺术生活的展览,题为《时间的穿行者》。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展览上看原作是更好的互动和交流。

  -End-

  各位看官,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你们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欢迎留言讨论,我们下次再见。